中国社会的五大阶层,看看你属于哪一层?够不够中产?

日期:2020-05-08 08:16:08 | 人气:

改革开放后中国发展得越来越好,日新月异,从最开始的沿海开放到现在的深入内地,从最开始的“大哥大”到现在的移动5G,我们用几十年的时间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完了西方国家几百年的路程。这几十年的发展之快和好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人类之所未有。

改革开放后,大量的外资、科技、思想和人才被引入,当代中国的社会流动能力被释放出来,特别是整个80年代的欣欣向荣和90年代后期的爆发阶段,许多人趁势经商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那个时候人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对个人的未来和国家的未来满怀希望。

在发展中我们也遇到了也许挫折,但是在中华儿女的努力下我们还是总体向前,现在改革开放的路程进入了深水区,社会也逐渐的分化出来了一些社会阶层。当然我们不要担心,这种分化是每个国家,每个国家和民族必须经历的一段历程,那么现在我们看下整个社会一共分为了哪几个阶层。

根据马克思·韦伯的“三元论”,社会阶层有三个要素(自己百度哪三个)用今天流行的一个词,就叫“资本”。观察社会财富的转移、地位的交换的更替。根据这些,小编在这里一共划分为了五个阶层,分别是:

这个阶层由资产过亿的富豪群体、高级政府要员、大型企业高管等等和他们的家族成员组成。特别是那些在改革开放初期赚钱的人,财富与地位慢慢累积,同时随着整个家族的人口和利益链条日益庞大,形成了当下中国的这一阶层。这一阶层家大势大。甚至可以碾压所有人,并且消息最先知道的是他们,对一切情势了如指掌。他们有人为国家做出了非常大的方向性贡献,是这艘巨轮的伟大总舵手,但是也有一些人堕落为贪污腐败的大tiger,成为我们的公敌。

这个阶层包括资产数千万级和近亿的企业家、外企高管、银行家、中级官员、一二线娱乐明星等等。上流阶层人数比“凯撒”阶层庞大得多,但他们需要依附于“凯撒”阶层。由于这些人能够从大佬那里第一时间获取信息,所以他们先知先觉。并且对自己的财富、地位、的变化非常敏感。

他们的大致范围是年入数十万至百万、资产数百万至千万的高级白领、大企业中级管理者层、成功个体户、中下层官员等等。他们是中国教育普及和拥抱市场经济时代产物,规模逐渐庞大起来。

中产阶层的目的是挤入精英社会,偏爱和羡慕奢侈品、豪车、豪宅等高消费行为,财富、地位的野心比较大,喜欢让自己的子女出国留学。他们对社会形势的变化比起精英阶层反应会稍慢一些,但他们的不安全感在近几年也逐渐隐现,发现上升的通道基本封闭。能够选择增值的东西也不多,在努力提高自己社会地位的同时还要奋力维护自己的当下资产。这也就是所谓的“中产阶级焦虑”。

按照清华大学李强教授的分析,中国的中产阶层如果细分,还可以分为“中产过渡层”和“中产边缘层”。他通过“国际社会经济职业地位指数”(ISEI)等数据,把中产阶层划分的更具体。

中国的中产实际上占人口比重极小,大多数人属于与中下阶层相连接的“边缘层”,占中产的70%以上,而这70%跟我下面所说的中下阶层有所重叠,并不属于我归纳的中产。

月入数千至万元左右、朝九晚五的普通白领、高级技工、工作不久的大学毕业生,以九零后和八五后为主,构成了中国一线城市的主要群体。他们自称屌丝,偶像往往是马云这类的神话般人物,本来正朝气蓬勃的年龄却承受着巨大的社会压力。他们信息不畅,对整个世界的发展大势不是很清楚。最关注的是自己和家人的小确幸。

他们当中很多人错误评估形势,自以为属于中产阶层,也跟着做起了挤入上流、锦衣玉食的白日梦。当他们之中少数自控力不强的人噩梦初醒,意识到现实的残酷,便容易走入歧途、寻求捷径。

你只需要瞧瞧上下班高峰期的北京燕郊公交车站,或是去天通苑和回龙观地铁站看看那些等候半个多小时也挤不上车的年轻人,你就会知道,他们到头最多也就是李强教授所分析的“中产过渡层”而已,与真正的中产阶层还有很大的差距。

这些人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有老板,背负各种经济压力。但冥冥之中我总希望,这些在挣扎中仍然充满朝气和创新精神的中下阶层,能够在未来成为改变这个国家的主要力量。我希望这是上天赋予他们的使命。当然,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成长和磨练,更深入地去了解祖国的过去与现在。他们虽非生于忧患,但至少长于转型和变革期,慢慢会知道金钱也许不是最重要的,而是权利和尊严。他们有希望承上启下,把中国文化失去的东西找回来,昂首阔步大胆迎接和尝试新事物。

他们是占中国人口一半以上的大量低收入体力劳动者,包括在家务农的农民、背井离乡进入城市谋生的农民工、小商贩等,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希望能够在财富、地位方面向上爬升。

他们受知识和视野所限,在历史上的任何一次动荡中都会沦为任人宰割的对象,同时也很容易被利用,成为改变历史的主力军。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是中国最任劳任怨、最容易满足、最崇拜权威的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