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演员众筹引质疑

日期:2020-04-28 07:22:30 | 人气:

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脑出血后,其家人发起百万众筹一事在网友间引发争议:手里拿着两部高档手机却又在社交媒体上直呼囊中羞涩?在京有房有车,何况该病也有医保,为何需要众筹100万?总之,网友众般猜忌和不解。本文着重于对网络公益众筹存在的道德与法律上的部分问题进行分析和讨论。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网络公益众筹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以水滴筹平台为例,截至 2017 年年底,该平台累计为十万多人提供了免费筹款服务,筹款总金额超过 25 亿元。2018年水滴集团整体的注册用户数更是超过5.5亿人,其中独立付费的用户数已逾1.6亿人。由此可见,网络公益众筹基于其筹措便利、低成本、受众范围广等优点已成为有效帮扶弱势群体和完善社会保障的重要举措。但是,诈捐、挪用众筹款项事件也层出不穷,质疑声音不断。譬如莫某挪用筹集款项事件、某男子利用假病历诈捐事件等。

网络公益众筹对于发起人所描述的信息真实性由平台来认证,可信度存疑。平台的审核仅限于对项目发起人、受益人的身份真实性、项目的可行性方面,而非对于受益人家庭财产状况、收入状况以及项目的真实性、所需资金的真实性进行审查。因此,一些应当披露的信息就如同蒙上了一层面纱让人看不透,极有可能引发道德危机。主要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这种人利用信息不对称来骗取网友的同情,典型的装穷。其实在本身完全可以自行解决的情况下转而向网友求助,背后自己却潇洒度日。譬如就有名贵药材煲汤、出国旅游,却在网上为子女的医药费发起捐款。

譬如莫某因儿子患有重病在“水滴筹”发起筹款,后筹集到15万多元。后其妻举报他没有将筹款用于孩子的治疗。网友捐款的目的和出发点是为了救治孩子,那么收到善款之人当严格按照捐助人的意愿使用该笔善款,如捐助事项完毕,应当将剩余款项退回,以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一般来说,近亲属对于需救助者没有法律上的救助义务,但是基于血缘或者姻缘关系具有道德上的救助义务。有的近亲属在得知需救助者需要救助的情况后,明明自己资金宽裕,却也像普通网友一样捐个50、100元的,然后就迅速将该求助在朋友圈、同事圈、同学圈转发,希望求得他人的帮助。这种行为也是为人所不齿的,在你的亲人遇难时,你不是想着在自己能力许可的情况下伸出援助之手,却直接将这种本应自己要多承担一些的义务转嫁给了甚至比你还拮据的那群善良的人!

隐瞒真相、挪作他用以及虚构事实不仅会触发道德风险,还可能引起承担法律责任的风险。下面举例说明:

2019年11月6日,北京朝阳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真相,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一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153136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首先,莫先生通过水滴筹平台捐款,隐瞒了其财产的真是状况,从而影响了平台决定是否与其订立捐助合同。也就是缔约之际,莫先生就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

其次,合同约定筹集款项是用于给孩子治病,用途特定。而莫先生将部分善款用于还债,属于挪用捐助款项,违背了其和平台的约定。

最后,莫先生的行为对于广大捐助者来说也构成了欺骗,如果捐助者知悉其家庭收入真实情况和将款项用于偿还债务,亦不会进行捐助。

2018年11月,唐某以一份假病历在“轻松筹”平台上发起筹款。一月之后,他又故伎重施。2019年2月15日,他又以一份虚假病历在“水滴筹”平台发起筹款。2019年7月22日,乌鲁木齐市达坂城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唐某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1万元。

诈骗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而唐某为了将别人的钱款据为己有,用购买假病历的方式虚构患病事实,骗取网友钱款合计6382.11元(既遂)、1022元(未遂),数额较大,因此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将他人交由自己代为保管的财物、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还的行为。也就是平台若未将收受的捐助款项用于指定用途,这些款项的所有权人仍为原捐款人,若平台擅自决定挪作他用或者据为己有,则不但侵害了捐助人的知情权,同时也侵害了所有权人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权。

如何规范网络公益众筹行为是无法回避的问题。我觉得应当设立较为严格的网络公益众筹平台的准入制度、强化平台的外部和内部监管;政府与社会联动对于捐款发起人的资格、财产和收入信息、以及求助事项的真实性、必要性进行审查,规范捐款用途;同时加大对于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有能力救助而转嫁义务的行为进行法律上的追究、进行舆论道德上的批判,从而推动我国网络公益众筹事业快速迈进良性发展的轨道中来,使捐助者的善心能够真正用到需要帮助的人身上。